✧七未✧

我是七未,可以叫我Nana!

【轟出<勝】19歲 印量調查

占TAG抱歉,兩個月沒更新一上來就是貼印調,想要購買可以填寫
參場為4/23的小英雄Only,若跨海、通販的話可能要等我研究


請走→


查看更多

「整整石化!」

德拉科朝身後發射一道咒語,一道光從他的那隻—10英吋、山楂木、獨角獸毛—中發出,然後沒入駝灰色的火車地毯上。

他一臉嫌惡地把火車的窗簾全部拉上後盯著車廂的地板,用魔杖挑開那所謂的聖物斗篷,饒有深意的看著被他石化在地的救世主,那雙祖母綠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被發現的愚蠢表情讓德拉科都快笑出聲來。

他把綠眼睛小貓從地板上撈起來,恰好看見從另一個車廂走過來的雷文克勞小女巫,她看著德拉科和哈利拉下了那副大到不協調的鮮艷花邊眼鏡,那雙藍色的眼睛盯著他看,露出一個頗有深意的表情,便甩著粉紅毛呢千鳥格袖子走了。

直覺真是可怕,他甚至不知道雷文克勞的小瘋子到底在想些什麼,德拉科暗忖著那個笑...

【轟出<勝】19歲 (8)

前幾章也一起更新維修(?)完了~
先祝大家新年快樂

+++++++++


清晨的溫度並不低,然而窗外還是氤起了淡薄清淺的水霧,潮濕空氣混點青草與泥土的氣味,依著敞開窗沿流進約莫九坪的房內,又是糟糕一天的開始。

爆豪伸手把鬧鐘按掉,嘆了口氣便翻過身站起。

姿位性低血壓令他有些腳步搖晃,但這點暈眩並不會嚴重影響他前往浴室盥洗。

他現在可是大名鼎鼎的英雄了,至少也不用再和小時候一樣讓母親扯著耳朵才願意從溫暖柔軟的床上離開。

爆豪讓薄荷泡沫沿著口腔滑動,沁涼地將自己從泥水般的恍惚夢境中拉醒,把不愉快的心情和口中過於清涼的味道一起吐在光潔亮白的洗手台,灌了一大口冰水後麻木的看著鏡...

查看更多

【轟出<勝】19歲 (7)

我還是改改標題好了啊哈哈哈哈哈....

+++++++++


今天簡直是一片混亂。

他不知道要怎麼形容,總之就是那堆英雄分內的爛攤子以及更多的爛攤子而已,他們每天在做的事情就是確保前一天的蠢事有沒有再更多延續下去,成為更大的麻煩以及潛在的麻煩。

老實說在上個世代倒台之後他也不是沒有細想過,關於英雄存在必要與否的問題,歐爾麥特所創造的輝煌和平已然不復存在,那些像暗巷老鼠一樣的人渣們更是絡繹不絕湧出,在他麻木地運用火與冰交織成華麗的罪與罰同時,他也不是沒有思考過,若失去了原始的對立本質,那麼其實他們也就只是在做同樣的事情而已。

在他今天第——大概是十三次,讓一群小混混們動彈...

查看更多

【轟出<勝】19歲 (6)

我不知道我到底在幹嘛 我只是想寫個戀愛小故事
為什麼~變成這樣~(問你啊)

+++++++++


牆上的時針指著三的地方,秒針則是持續不停地繞著在轉。

明明向著同樣的方向前進卻永遠在原地踏步,簡直跟自己的人生一樣。

薄荷色的窗簾及鏡面的成套圓鐘嵌在牆上,桌上鋪著顏色深淺不一的卡通防水墊。瓷杯盤組上印著黃和紫色這種衝突色彩構築的雲朵與天空,過分花俏的裝飾像整片刻意被抹開的顏料一樣。

他無聊的把手上輕薄的金屬湯匙探入茶湯中攪拌,充滿廉價味道的人工茶香刺鼻地竄入意識中。

如果這樣能夠讓時間過快一點,那要他吞掉一百斤的便宜茶葉都沒問題。

「……所以說,你有在聽嗎?」...

查看更多

【轟出<勝】19歲 (5)

我還是改標題惹
其實不太明白CP tag到底要怎麼下
仔細爬了一陣子之後才明白應該要寫作單向箭頭(而且全都是)
可是這樣就會變得很複雜,所以又算了

+++++++++


「一個。」

轟在八百萬身後甩著人形的布偶吊飾。

她抬起頭向轟要來那個布偶,仔細摸索研究卻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沒辦法,如果沒有事前準備的話,我實在不太擅長分析跟追蹤。」

她這樣聳了聳肩,把布偶還給轟:「還有兩個。」

轟抓著那個布偶,淡淡的說著,只有鋼筋水泥結構的大樓裡,空蕩蕩迴響著兩人的腳步聲。

八百萬小心翼翼地跟著轟前進,突然間窗戶閃過一個黑影。

玻璃破裂的聲音伴隨著巨大風壓讓整棟樓發出巨大聲...

查看更多

【轟出】西裝

手殘刪到重發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打啥 很笨的轟總很萌
總之是個順序錯誤的把妹日常
+++++

不知道第幾次又被事務所的上司提醒著,自己作為正式的英雄,必須要有一套得體而且出席隆重場合的西裝才行。


先別說不知道去哪裡買了,每次的休息日他也總是忙碌的奔波著,首先小勝會預約自己的不知道哪個日子,所以一定要確保休息日是空閒的才行;但聚會的同時可能又會遇到襲擊或是恰巧遇見轟,最後的假日總是在忙著勸架和打敗敵人中度過,根本沒有能夠悠閒購物的閒暇時間……綠谷悶悶的摸著鼻子,從會議廳步出後剛好迎上從訓練室走出來的上鳴。


他白皙的耳廓上掛了閃亮的鑽,手上也帶了幾顆...

查看更多

【轟出】世界末日

還噗浪點文 for 萱
在異世界的末日小故事
BGM推薦我女神

+++++++++

他漫步在一片已經枯萎凋零的森林中,說是森林也不全然正確,現在看來只是一片光禿的枯枝殘葉構成的巨大群落,在交錯的幾根殘枝縫隙中灑落像是輕羽紗緞一樣金黃色的陽光,腳底踩踏的落葉就像絨毯一樣覆蓋整個地面,他每走一步都發出沙沙的聲響,空氣安靜的只能聽見蟲鳴。


空中的雲朵很少,天色湛藍的像在取笑這片枯朽衰敗一樣,有幾隻鳥在空中展翅飛翱,但他分不清楚那到底是不是他記憶中的鷹,他眨了眨青碧綠茵的眼眸,晃著手中老舊的木桶,幾顆艷黃的莓果在散布霉味的空間中滾來滾去,綠谷不滿意的撇了撇嘴,一陣大風颳過,他身邊一層...

查看更多

【轟出<勝】19歲 (4)

+++++++++


轉眼綠谷出久和歐爾麥特遭遇到的突襲已經是三個月前的事情了。

爆豪看眼前的綠谷瞇起眼往天空張望的樣子,他一掌打在綠谷的額頭上。

「很痛耶!小勝你幹嘛啦!」

「你那樣子超蠢。」簡直跟沒有看過天空一樣。

爆豪默默的想著,又不耐煩的對綠谷擺了擺手,要他快步跟上自己。

「因為今天的黃昏簡直就和那天一樣啊。」

綠谷又溫又軟地說著,爆豪轉過去看他,綠谷低下頭看不清楚臉上的表情,但無論如何都不希望自己看見,所以才低下了頭吧。

他們走在人潮洶湧的商店街,添購一些日常用品,說是採買,其實更像是逛街。

兩人漫無目的的在充斥物品的各種店家閒來晃去,最後看著綠谷仍拿...

查看更多

剛剛發現追蹤30人了真是感謝T_T
辛苦大家陪伴我走過復健之路了
如果不嫌棄的話就來個點文吧 給CP&標題
大不了沒人我就自刪~~

下面閒聊

最近看了EVA被薰嗣揪緊了心臟虐
雖然和大家喜歡上作品的速度總是有落差
但每次都差了好幾年就覺得好寂寞啊沒朋友

寂寞之餘覺得能任性寫自己想寫的東西也挺好的
過過小日子就開心滿足了

再題外話19歲寫到這麼多字我也滿訝異的!!覺得自己很棒!!(?

查看更多

【轟出<勝】19歲 (3)

好想看很虐的勝出跟很甜的轟出喔~~~~~~(胡言亂語)

+++++++++


綠谷出久的昏迷持續了一段時間。

他們的實習也隨著學期結束而落幕,他們對於綠谷的事絕口不提,卻不免班上一片低迷的氣壓,隔周的禮拜五他們都要花一下午回學校報告兩周來的實績與作為,連一向不願插手的相澤也對這樣的氛圍感到頭痛。

「我不會跟你們說不要難過,我只能說他不夠強,所以才會有現在的後果,大家以後都是要成為職業英雄的,不應該為了這種事情就把自己困死。」

一如他的風格,只是丟下這句便不再多談。

A班同學也畢竟都是頂尖菁英,只是他們之間就像多了個不能碰的傷口一樣,扯了就痛,於是漸漸沒有人再多提起綠谷...

查看更多

【轟出】世界

穩定交往中的極短篇


+++++++++


轟覺得全世界這個詞簡直就像是為綠谷量身打造的一樣。


他總聽綠谷說著自己浪漫,嬌嗔佯裝憤怒的曖昧氣氛甜甜的蔓延在兩人之間,那雙溫度相異的臂膀摟著甜軟香綿的他,無論如何收緊卻都還覺得不夠不夠的啃蝕著自己的神經腦膜,最後只得以負數的身體相差來滿足那仍在膨脹的貪婪。


「轟君好奇怪,明明都二十五歲了卻還跟十五歲的時候一樣。」


綠谷躺在床邊懶懶地說著,他伏在純白的雙人床上,陽光灑上他精實而細嫩的腰身,身上的汗毛像是朦上一層金色,轟瞇起眼,用眼神示意他不介意再來一場早晨起床後的性愛。


「今...

查看更多

【轟出<勝】19歲 (2)

說是這樣說但其實這次的更新內容其實完全沒有勝出(炸)
沒看過1應該會覺得不太好銜接
總之請收下我的雷和愛


+++++++++


「我和轟同學是好朋友嗎?」

「好朋友……嗯,或許是這樣子吧?」


轟看著眼前的綠谷出久,淡淡的說著,其實他不太會有什麼表情,但聽見綠谷這樣問的時候卻忍不住淺淺的笑了。

綠谷有點看得入迷,他碧綠的眼睛盯著轟精緻的五官,他們中間隔著那張實木製的桌,上面擺著今天的英雄史作業。

他在班上不太說話,也不是那種會常常流露情緒的人,女孩子們總覺得他是神祕的帥哥而愛慕迷戀著他,不過其實綠谷和他獨處時卻能常常看到他的不同表情,每次綠谷都覺得很新鮮...

查看更多

【勝出】不負責任男人的挽留

因為作業掀起的腥風血雨
標題寫勝出其實是勝>出<轟
不知道算不算OOC我覺得我努力寫也還是很OOC啊(

+++++++

轟無語地看著縮在他身旁嗚咽的同班同學,他默默的撫著綠谷消瘦的背脊。


今天爆豪因為課堂作業和綠谷又在教室裡大吵起來,不,說是大吵其實不正確,只是爆豪單方面的在對綠谷大吼大叫又摔又丟而已,最後他們的爭吵在相澤消太把爆豪的個性消除然後拖去辦公室做結,留下筆記本被炸得焦黑又一臉狼狽的綠谷。


其他同學們都想著爆豪大概又要再寫一次悔過書而嘰嘰喳喳地討論著,這種場面他們也不是第一次見到,只是每次爆豪帶給他們的暴躁都還是相當新鮮;圍觀群眾只多不...

查看更多

【浩清】一雨成秋

~獻給親愛的蛋~


+++++++




木戶浩志從來沒想過會有這樣一個人出現自己的生活中。


他總是迂迴的想要逃避某些不太能夠明白的東西,青春期嘛,他想著想著,停下了手邊的菜刀。


「浩哥今天也來做菜嗎?」美和的聲音從他身邊傳來,然後是讓他壓力有點大的,珠子的視線,他默默盯著旁邊正煮著味噌湯的鍋子,隨便含糊的應了幾聲想敷衍過去,接著聽到一堆東西倒下來的聲音,然後和一群小孩子在木頭地板奔跑著的巨大聲響,浩志不耐的正想開口斥喝,卻聽見奈瑠充滿精神的說著:「那我們回去吃飯了!」和一群小孩也喊著要回去的聲音,然後拉門關上,半田家終於變得安靜下來。...


查看更多

【轟出<勝】19歲 (1)

這篇很長 嚴格來說CP應該是轟>出<勝 會是好結局
有狗血的劇情 死亡表現及部分捏造劇情

OOC屬於我 他們屬於彼此


+++++++++


「……綠谷出久的傷勢也非常嚴重,可能和歐爾麥特一樣無法挽救……」

消毒水的氣味佈滿了自己的鼻腔腦門,此時卻沒有對於轟焦凍逐漸飄遠的意識有任何幫助,他將顏色相異的雙眼定格在潔白明亮的地板上,視線向下只看見自己也同樣破爛不堪的鞋尖,只能捏著有些麻痺的發白指尖,聽見自己緊握的拳頭喀喀作響。

白袍子的醫生聚在他們面前繁瑣的說明著未來希望的存活,而站在轟身旁那幾個沒出幾次任務的同學只是嘰嘰...

查看更多

【山坂】First Day. (3) 完



+++++++++++++


「真波君……是這樣想的嗎?」


小野田悠悠的聲音從耳邊傳來,真波大略難堪的聳了聳肩:「其實我不太確定。」


「只是,從那之後就會一直忍不住想著坂道的事情,我不太確定是作為競爭對手、或是作為朋友才……這麼在意。」他斟酌著用詞,有些生硬的說著。


真波一直以來都不太能夠明白什麼是「抱持著好感」,他明白宮城喜歡他,而宮城所謂青梅竹馬的喜歡,也不過是一種出於習慣和依賴的自我滿足,他向來不會拒絕女孩子的告白,但也從不答應,不論是告白或者是刻意接近的女孩,他總是會用溫柔而美好的曖昧距離委婉隔閡著彼此,只有在騎車的...

查看更多

【山坂】First Day. (2)

+++++++++++++


從公園騎到小野田家的距離並不長,但通往小野田家的路也就只這一條陡坡,小野田順勢引在真波前方騎行領路,小野田老舊的淑女車因為過陡的斜坡而發出古怪的聲響,真波注意到前方的小野田似乎有些搖晃,正想出言提醒時便看見小野田栽了跟頭。


「坂道!」


儘管下過雨的道路很濕滑,但對他來說其實並不是濕地的問題,小野田的心情實在有些過於焦慮,這份不安同時也反應在他的動作上,於是他失重後便向右側傾斜倒下,他只想著,還好他本來就很耐摔。


「啊啊、真波君,我沒事……。」


真波穿著那件過短的外套...

查看更多

【荒坂】Exposition《七夕賀文》

遲到四個半小時的七夕賀文

大一荒北×高二坂道交往設定

這篇很少女純情小說請小心閱讀

荒北很帥可是我寫不出來...大傷心


+++++


荒北靖友現在在刷浴缸。


如果問為什麼的話,因為他剛剛接到小野田的電話,內容是明天能不能去找他。


「我當然不會對你說不行,可是怎麼會突然想來啊?」

他歪頭夾著手機,一邊把電視的音量按小,聽著小野田從手機那段用細微的音量說著:


『因為想念荒北前輩。』


「你這傢伙……」

他輕輕的笑了一下,小野田的個性向來很懦弱溫和,就連身為戀人的荒北都很少聽見小...

查看更多

【山坂】First Day. (1)

建議看到IH2再來觀看

很久沒寫東西了請多包涵


 +++++++++++++


小野田在練習時接到了真波的郵件,上面寫著「今天晚上有空嗎?」


接到郵件的時候他很緊張,這樣沒頭沒尾的郵件也無法說明什麼,於是小野田便回傳了「有喔!」的郵件給真波,但是就再也沒有接到回覆了,雖然有些掛心,不過今日的練習結束後,他也就如往常一樣和社團裡的前後輩們在便利商店裡打鬧玩耍,然後心滿意足地回家,結束繁忙緊湊的學校生活。


「我回來了,啊……。」


向著空...

查看更多
©✧七未✧
Powered by LOFTER